军营是他梦见最多的地方

发布日期:2019-10-01 08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虽然当兵只有短短3年,66岁的段建设说,军营仍是他退伍46年来梦见最多的地方。

  1970年,受父亲影响,高中生段建设入伍来到“劈山开路先锋连”,成为一名工程兵。

  段父是一位战斗英雄,解放战争期间,他身中数弹昏迷一周才苏醒。在段建设心中,当兵就应像父亲那样冲锋陷阵、保家卫国。

  然而,他没想到的是,自己“当兵打仗”的战场却是在阴冷狭长、不见天日的坑道。在那里,他成天与泥土、碎石、炸药相伴,吸不完的尘,流不完的汗,这个新兵“烦透了”“待1天像是过了3年”。

  “我不怕苦累,不怕牺牲,但当这样的兵有意义吗?” 段建设深陷迷茫,就像“一个人被困在了断电的坑道深处”。

  直到战友黄树钢出事。一次施工间隙,黄树钢从陡坡上意外跌落,大家赶紧把重伤的他搬上车,送往医院。然而伤太重了,路又太远,黄树钢躺在段建设怀里再也没睁开眼。

  “你知道咱们‘劈山开路先锋连’怎么来的吗?你知道一条川藏公路下埋葬着多少忠魂吗?你知道连队建连以来有多少烈士吗……”那天夜里,在黄树钢牺牲的地方,面对段建设的迷茫,班长这样问他。

  听着班长的讲述,段建设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画面:在“鹰见愁、猴难攀,万丈深渊一线天”的悬崖峭壁上,连队官兵腰上系着绳子,悬在半空挥锤打钎……末了,班长说,劈山开路,这就是我们工程兵的“战场”。

  当苦痛、迷茫蜕变成信心与希望,段建设像换了个人似的。施工时拉土石,别人拉一车,他就拉两车;每次爆破后,他都抢着往前冲……他时常站在坑道口,仰望绵延的群山,想起牺牲在身边的战友。

  多年后,段建设和家人吃完年夜饭看春晚,一首《血染的风采》传来:“也许我长眠再不能醒来,你是否相信我化作了山脉”……他突然又想起了黄树钢,猝不及防地泪如雨下。

  告别坑道、退伍返乡后,段建设考上了大学,当了一名警察。他说,每次碰上穷凶极恶的歹徒,他总会想起坑道的那些日子,想起倒在他怀里的战友黄树钢,然后内心就升起一种无所畏惧、勇往直前的力量。

  “初识军营时,你或许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,对它‘恨’之切肤,但终将爱之刻骨!”时隔46年,再次回到连队,看着那面“劈山开路先锋连”的连旗,段建设若有所思地说。

  “锋刃-2018”国际狙击手射击竞赛开幕 狙击精英同场竞技人民网北京10月18日电(芈金王涛)“锋刃-2018”国际狙击手射击竞赛18日在燕山深处武警某训练基地开幕,来自白俄罗斯、中非、匈牙利、以色列、巴基斯坦等包括中国在内的21个国家军警宪同类部队的100余名狙击精英展开同场竞技。这是中国人…【详细】

  海军芜湖舰参加突尼斯海军成立60周年国际舰队检阅活动人民网突尼斯10月18日电当地时间10月16日,突尼斯海军成立60周年国际舰队检阅活动在突尼斯湾举行,海军第30批护航编队芜湖舰参加海上阅舰式。此次阅舰式是突尼斯海军首次举办的阅舰式。 上午11时许,在领航舰突尼斯海军“西法克斯”号近…【详细】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彩库宝典官方正版下载安装到手